“隔離第3天,我發燒了!”華人女孩親述隔離經歷和感悟

  日期:2020-10-19 09:13 閲讀:  來源:新西蘭微財經  
分享到:
郵箱:

從飛機平穩停落在奧克蘭的土地上的那一刻起,我突然感覺飛機上的同胞們都變得安靜起來,這種安靜好像夾雜着一絲忐忑與緊張。因為迎接我們這些剛剛返回新西蘭的乘客的,是一個長達14天未知——入境隔離。


我會被安排到哪裏隔離?隔離酒店的餐食是怎樣的?我將如何獨自一人度過這14天?最重要的,有很多從高危國家回來的人,我不會被感染吧?……


還好,沒有下車就被大巴轉移到其他城市,很快就入住到奧克蘭的一家隔離酒店。在等待的時候,還有熱心的小夥伴建了微信羣,方便大家交流溝通。


入住的那天是Day 0,睡了一覺醒來才正式開始14天隔離的第一天。


可能是長途飛行讓我有些疲倦,加上5個小時時差,儘管前一晚睡前吃了安眠藥,白天身體還是有點沉沉的,腦袋也有點暈。


剛剛在國內連續吃了幾個月的中餐,隔離餐也還算吃得津津有味。



雖然我們這個隔離酒店每天早上7點到晚上7點之間都可以自由下樓去活動區域走動曬太陽,想了想入住時看到同一酒店的印度大叔和歐洲大哥們,我決定暫時都待在房間裏減少與外部接觸。


萬萬沒想帶,到了第3天晚上,我突然生病了,就再也沒能出去過!


先是頭痛,然後感覺身體有點發熱。我趕緊給前台打了電話聯繫了駐點的護士,護士很平靜,告訴我可以在附近的藥店買點止痛藥,白天的時候兵哥哥去幫我取回來。以及,叮囑我不要離開自己的房間。


“我好像體温有點高”,我特別強調了一遍。“好的,明天例行體温檢測的時候看下”,她這樣回答道。我心裏有點犯嘀咕,再三問道,“真的不用今晚就測下體温嗎?我有點擔心”。


終於,她帶着額温槍上來敲門了。還好,剛剛37度。喝了一肚子熱水,吞下片安眠藥,我帶着頭痛和不安鑽進了被窩。


第二天上午,接到護士的電話,我前一晚買的布洛芬取回來了,護士問我:你要自己下來取還是下午我們測體温時我們給你帶上去?


昨晚另一位護士説讓我待在房間了,所以我可以下樓嗎?疑問在腦海中晃了一下,我回答道,我還是不要出門了,以免引起麻煩。


到了中午的時候我就有點後悔自己的選擇,頭痛越來越厲害了,我急需止痛藥。正好朋友過來給我送東西,我就下了樓。


結果,大廳前台一位負責管理隔離的白人女士聽到我報了自己的房間號後立刻變了臉,隔着兩米遠衝我喊道:“你不應該下樓來,回到你的房間去!”


可是護士説我可以下來取藥……不過既然我已經下來了,可否把藥給我呢?收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我此刻必須要立刻上樓,等待下午護士給我送藥。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在新西蘭,家人在一萬公里之外,而是藥就在酒店前台卻不給我……


下午護士來的時候第一句話就是道歉,“抱歉,我電話裏説了你可以下樓來取藥,之後我意識到自己説錯了,你是有症狀的,應該待在房間裏”。我也為自己下樓前沒再多確認一遍道了歉,心想:再也不要下樓了,一樓的白人大媽好凶噢!


每6個小時吃一片布洛芬,我的頭痛還是沒有完全緩解,卻開始有了新增症狀:鼻塞。還好第5天的時候收到了第一次的檢測結果:陰性。


到了第6天晚上,我給自己按摩的時候發現脖子淋巴結處有點腫大,輕輕按壓也很痛,連帶着耳朵後面也一陣陣抽痛。由於當時已經過了晚上10點,我沒有打電話打擾護士,吃了布洛芬+安眠藥就躺下了。


第二天迷迷糊糊不知道幾點,被敲門聲吵醒,體温檢測改在上午了。我搖晃着從牀上下來,開門的時候感覺自己腦袋發懵,身上還有點冷。“早上好!”開口説話的時候嗓子也疼的不好張口。


“38.1度……?等下,我再測試一遍”,護士説完又測了幾次我的額温和耳温,確認我是真的發燒了。我看到自己的表格上立刻被貼了一個很顯眼的亮粉色標籤。


“我們會盡快為你單獨安排一次鼻拭子測試,你繼續吃布洛芬,待在房間裏不要出門,保重”。護士留下這句話飄然離去。


憑藉多年的生病經驗,我趕緊用手機上的手電筒檢查了口腔,雙側扁桃體已經腫大得很厲害了,一側滿是白色的膿斑。我突然明白自己為什麼發燒了,一顆懸着的心終於落了下來。


致電給護士,告訴她我應該是扁桃體發炎引起的發燒,問她有什麼建議。護士建議我打給GP。於是打給GP,醫生聽説我在隔離,建議我問問酒店的護士……


“護士建議我打給你呢”,説完這句,我能感到話筒那邊有短暫的沉默。


最終,我收穫的建議是,多喝水,勤用淡鹽水漱口。“要不要吃點藥?比如抗生素?”“暫時不用,注意觀察,要是嚴重了再告訴我”。


其實我覺得我還挺嚴重的。


因為這之後我就開始高頻度發燒,然後不停出汗,流了我這輩子都沒想過的汗,衣服、牀單、被子、枕頭全是濕的。之後又渾身發冷,牙齒上下打顫,多要了一條毯子蓋着也於事無補。更糟糕的是,已經有幾年沒犯的過敏症膽鹼能性蕁麻疹又來了,出汗受熱讓我全身都是紅疙瘩,奇癢無比。


我這輩子都沒想過我能出這麼多汗


還好我自己從國內帶了一盒阿莫西林,配合布洛芬吃,不知道能不能緩解我的病,但至少比淡鹽水漱口給了我更大安全感。


總之,我度過了噩夢般的幾天,每天在發燒和發冷之間反覆,多則七八次,少則三四次。


這期間做了給我加測的檢測。和第一次檢測不一樣,醫生讓我面對着房間的牆,他隔着老遠把大長胳膊伸過來捅我的鼻子,像極了那隻“在作死的邊緣試探”表情包裏的海鷗。


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第10天中午,一位天使般的護士姐姐帶來了我第二次檢測的陰性報告,並在我描述自己扁桃體炎症的時候提出要看一下。


“你確定?”我對摘下口罩這件事還是有點疑慮。“沒事的,你已經兩次檢測陰性了”。在近距離對着我大張的嘴觀察了幾秒鐘後,她也確定是扁桃體炎。


“這很好地解釋了你為什麼會發燒,與新冠無關。對了你的醫生怎麼説?”我後來又打了一次電話,醫生聽説我在吃布洛芬(沒敢告訴她我偷偷吃了處方藥抗生素)並且體温檢測都是正常的(是的很巧,每次量體温都是在我剛好不燒的時候),叮囑我繼續大量喝水,淡鹽水漱口(可能因為她看不到我的扁桃體)。


護士聽聞後表示會告訴酒店的醫生,“已經好幾天了,你最好吃點藥”。


第二天,在偷偷吃光了我在國內自行購買的一盒阿莫西林後,我終於拿到了新西蘭醫生開的處方藥,另一板阿莫西林。🙂


隔離第11天,我做了第三次檢測(就是傳説中的Day 12的檢測),兩天後拿到第3個陰性報告。


隔離的最後兩天,可能是因為堅持吃抗生素的原因,我的症狀也都逐一消失了。但因為過去48小時內有症狀,我仍不被允許出門。


也就是説,隔離14整整天,我一次也沒能下樓活動、曬太陽、呼吸新鮮空氣。只能每天待在空調房裏,和我的自帶的細菌或病毒相生相處。有點像科學家説人類要和新冠長期相處的意思……


還好,我打贏了,得以健康而歸。相信人類也會最終戰勝新冠病毒,國與國之間的旅行再也不需要經歷隔離。


最後的話:有幾點感受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01 工作人員的態度


新西蘭隔離酒店幾乎所有工作人員給我的感覺都是很温暖的。


生病的十天裏我每天要給前台打好幾個電話,工作人員絲毫沒有對顯示出“怎麼老是你”的不耐煩。其實我自己都覺得很不好意思了,但是沒辦法,護士讓我彙報,我又無法直接聯繫到護士,每次都要麻煩前台轉告。


護士小姐姐也是很體貼,聽説我嗓子疼,一位護士説她可以給餐廳打電話讓每天給我送冰激凌緩解一下。在我生理期的時候,另一位護士姐姐擔心我自帶的衞生用品不夠,還專門給我送了一包衞生巾。


也可以感受到其他工作人員的熱情,每天送餐的小姐姐敲門時都會發出愉快地音調。


總之,所有人會讓你覺得,你是被照顧着的。


02 管理流程和效率


雖然態度是好的,但這無法完全彌補新西蘭在管理隔離工作上的一些問題。就我個人經歷來説,我的感受是:工作銜接有漏洞,責任落實不明確,處理問題效率不高。


據我觀察,我所在的酒店共有幾類工作人員:負責安全和總務的兵哥哥,負責檢測和日常醫務工作的醫護,酒店工作人員(前台、餐廳、保潔),還有一些看管活動區的保安。然後他們還有很多排班的人,比如護士我只見過兩個重複出現的。


眾多的工作人員造成了一些工作流程上的問題。


比如入住兩天後我發現自己根本吃不完所有三餐的食物,為了避免浪費,我多次給前台明確以後每天的晚餐只要水和沙拉,不要主食和甜點。電話那頭每次都表示“放心吧老鐵”,但時不時還會送全套晚餐過來,有時甚至我中午剛打完電話強調過,晚餐又送來了。於是之後的每天,我收到的都是“薛定諤的晚餐”。


再比如,我所在酒店買藥流程是這樣的:我先打給藥店買藥,然後打給前台,前台再讓護士打給我,我告知護士藥已買好,護士告訴兵哥哥可以去取藥,兵哥哥取完藥通知護士,護士取藥送到我的房間。


第一盒布洛芬快吃完的時候我在某天早上在藥店又下了一單,護士説會有兵哥哥去取,結果等到晚上9點藥店關門了我也沒有收到。打給前台兩次都説他們問問,然後就杳無音信。最後我不得不讓朋友大晚上開車從20多公里外幫我送了一盒,只用了半個小時不到。而我十幾個小時前買的藥還在1公里外的藥店。


第二天一早我問護士我的藥拿到了沒,她笑着説,“我問問,有可能早就拿到了,他們(兵哥哥)從來不讓我們知道”。看來類似的事情經常發生。


再比如,我出現症狀後有護士叮囑我不要出房間,要做檢測的時候又接到前台電話讓我下樓,做檢測前分別有兩撥護士問了我的房間號和姓名沒有提出任何疑問,做完檢測回到房間卻接到一個護士的電話説“你不應該出房間”。搞的我一頭霧水:我到底該聽誰的?


但背後的原因其實是:這幾波人獲得的信息不一致,有人知道我有症狀,有人沒被通知到,儘管我早就被貼過顏色鮮豔的標籤。還好我做了3次檢測都是陰性,但如果把我換成一個來自高危國家的歸國者,你猜可能會發生什麼?


在我隔離期間,已經聽説了一則香港申通:一位普通客人進入了隔離酒店的大廳和前台,沒有被保安攔下……


03 環保問題


已經有媒體報道關注了這一問題。拿到第一天的餐食我也注意到環保問題了,給大家看看每餐有多少食品包裝。這只是我一個人餐的量,隔離14天,我大約消耗了這些的42倍。



這是一名網友拍的等待分配的餐食。Photo: Luke Ross



由於餐具我不是每頓都能用到或用完,這是我入住期間剩下的完全未拆封的一次性餐具,有木質的也有塑料的。其中木質餐具包裝上寫着“Made in China”。



在入住期間,我很認真地每天做垃圾分類,但後來聽説為了防止疫情傳播,被隔離者用過的垃圾都不會回收,有點失落。



據報道,新西蘭平均每天有5000人被隔離,每週大約有10萬份餐飲塑料被扔進垃圾場。自3月26日以來,已有超過6萬人接受隔離管理,產生了250萬份餐飲塑料垃圾。


疫情和隔離,讓新西蘭的環保事業陷入窘境,不知道如果綠黨聯合執政,是否考慮解決這類問題。


以上,就是我在新西蘭隔離14天的經歷和感悟。


在辦理完所有手續,離開隔離酒店的時候,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嗯,是健康和自由的味道。


關注我們,瞭解新西蘭

542280957371043

版權聲明
1. 未經《新西蘭天維網》書面許可,對於《新西蘭天維網》擁有版權、編譯和/或其他知識產權的任何內容,任何人不得複製、轉載、摘編或在非《新西蘭天維網》所屬的服務器上做鏡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進行使用,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2. 在《新西蘭天維網》上轉載的香港申通,版權歸香港申通原信源所有,香港申通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香港申通評論須知

·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 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 您的留言只代表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

· 天維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 您在天維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天維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 天維網香港申通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參與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經閲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驗證碼:

查看所有評論  共( 條)

Click here

Advertising With Us